关注
山东商报: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再出发
作者:记者:李解  来源:山东商报   2015-06-13 22:32:00
  

文字转自《山东商报》2015.6.11 B1版  记者:李解

  6月3日上午,在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的后沟村,“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”巡礼活动正式开始。

  当天的活动,举行了《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档案》首发式、“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巡礼座谈会”、发布并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、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宣读《后沟宣言》。

  此次活动上,中国文化界的一批学者们再次打开了记忆的闸门,回忆起了13年前的那一场后沟古村调查。

  后沟古村,这个隐藏在黄土高原褶皱里600多年的小村落,实际上已经是中国民间文化先觉者们起步的地方。

  在这里,这群离开书房的学者们,拉开了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序幕。

  那顶“乡愁的帽子”

  6月3日上午,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在“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”巡礼的开幕式上发言时,忽然毫无征兆地喊出了潘鲁生的名字:“13年前,我们来后沟时,你戴的那顶帽子还在吗?戴上它吧!”

  潘鲁生微笑着把那顶黑色的布帽子戴在头上,引发了现场学者们会心的一笑。

  无论是对于潘鲁生,还是冯骥才而言,那顶黑色的布帽,是一种乡愁——2002年,冯骥才、潘鲁生以及几位民间文化研究者们一起来到了后沟古村,开始对这个有着600多年历史的传统村落进行考察和调研。

  在这个五脏俱全、村落文化几乎应有尽有的小村里,学者们将考察调研的结果最终汇总成了一本民间文化抢救工程的《普查手册》——在之后13年的时间里,这本手册指导着冯骥才、潘鲁生等人,对盘清文化家底的全国性田野普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“它对我来说不是顶普通的帽子,更是一种乡愁。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、山东工艺美院院长潘鲁生这样解释那顶帽子的意义:“在13年前的几天时间里,教会我如何去尊重文化遗产,如何把中国的传统文化传承下去。再次回到当年出发的地方,我戴着帽子一起回来,让它时刻提醒着我要坚持下去。”

  戴着那顶帽子,潘鲁生似乎又回到了13年前的后沟古村,他和乌丙安一起唱着夯歌,与村民们打起了夯筑屋,在村民家里走访当地风俗,寻找着村里的碑文铭刻,吃农家饭,聊农家事……“我时常会想,一衣一帽尚且留存记忆风霜,更何况世代繁衍的村落古宅、辈辈传习的手艺呢?怎么能铲除、填平、新建替代呢?”

  只有逗号,没有句号

  曾有学者在梳理了中国的民间文化保护史后,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——中国在进入20世纪之后有过两次大的民间文化保护活动。

  第一次是在1900年,王国维、陈寅恪、罗振玉等识见非凡的大家,发起保护敦煌藏经洞运动;而第二次,则是在2000年前后,一批有文化眼光、历史眼光的专家学者开始了濒危的中国民间文化的保护之旅。

  毫无疑问,后沟村成为这次民间文化保护的扉页、题记、序曲。

  时至今日,冯骥才依然记得当年来到后沟村的那次“机缘巧合”——2002年的一天,时任榆次区委书记的耿彦波意外的发现了后沟村这个古老的村落,村落里保存完好的传统建筑以及民间风俗,让他恍若有了穿梭时空隧道的感觉,于是激动兴奋之余,他给冯骥才打去了电话。

  而彼时的冯骥才,正在为传统村落考察缺乏调研对象发愁,从耿彦波激动的话语里,他敏感的意识到后沟村的与众不同,于是他与潘鲁生等几位文化界学者一起,来到了后沟村。

 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看似简单——学者们通过考察调研制成了民间文化抢救工程的《普查手册》,然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民间文化抢救工程。

  中国传统村落立档调查、中国民间故事全书、中国木版年画集成、中国剪纸集成、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、中国唐卡文化档案……一项又一项抢救保护工作在民间文艺家协会的推动下不断展开,而一个又一个的成果最终汇总成了《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档案》。

  这一切,皆缘起于后沟古村。

  谈及13年后重回起点后沟村,冯骥才说道:“重回后沟村,不只是感物时伤,而是为了重寻自己留在这原点中的足迹。我们怕丢掉昨天的自己,那种自己对文化的赤诚,保护文化遗产的道路永远像一篇长长的写不完的文章,只有逗号,没有句号。”

  在冯骥才看来,作为时代性的文化大普查已经基本结束,民间文化家底已经心中有数。但是科学的文化保护工作却刚刚开始。遗产所面临的永远是挑战。

  相关链接

  《后沟宣言》(节选)

  ……

  我们深知,民间文化的保护、发展、开发、利用是一项十分复杂而繁难的经济社会文化的综合工程。

  我们再次呼吁,建立健全科学的决策机制。充分听取专家、学者的意见,加强保护机制措施的研究,因地制宜有效探索不同的发展模式,抢救与保护并重,大力宣传以提高政府部门、公共机构、人民群众的保护意识,要形成全民对民间文化自尊自爱的自觉行动,要加强民间文化保护的国际合作与交流。要坚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多样性的原则,使民间文化得到合理开发、永续利用,在保护中求发展。

 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民间文化管理者、研究者加入到民间文化抢救保护与发展的探索和研究的行列里来,互相学习与推敲,互相借鉴与启发,群策群力地应对时代向我们发出的最紧迫的挑战,以求上无愧于先人,下无愧于子孙。

  ……

2015年6月,潘鲁生在后沟村参加“中国民间文化抢救工程巡礼”活动

2015年6月,潘鲁生与冯骥才、乌丙安在后沟村

2015年6月,参加“中国民间文化抢救工程巡礼”活动专家合影

附:山东商报原文链接: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再出发

编辑:王志强